作业帮再获超16亿美元融资 筑高流量壁垒

原标题:作业帮再获超16亿美元融资 筑高流量壁垒

“储备更多子弹,应对未来更激烈的竞争。”在北京总部开拓大厦办公室,作业帮相关负责人胥晓晗告诉记者。

2020年12月28日,作业帮宣布完成规模超16亿美元的E+轮融资,阿里巴巴、老虎、软银、红杉等参与投资。

按照官方措辞,新一轮融资后,作业帮将继续聚焦K12大班课,重投教育和科技,增强核心竞争优势,扩充产品品类,加大新业务布局,为社会持续提供优质教育资源及服务。

作业帮在2020年下半年再次融资的原因有二:第一,2019年上半年有头部机构因时间表或额度因素没能出手;第二,2020年行业竞争越发激烈,公司有意储备弹药为更灵活的策略提供保障。

2020年的融资竞速落下帷幕,教育领域的硝烟还在持续。作业帮创始人、CEO侯建彬指出,在线教育进入长期竞争阶段。

作业帮渴求规模,也在意效率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公司管理团队正在考虑减少外部广告投放占比,这源于作业帮更多依靠端内流量的转化能力。

三战初告捷

加上半年前的E轮融资,作业帮2020年融资金额在行业占据头部。

和过往一样,作业帮通过融资为公司补充优质股东。志同道合的投资方也回馈以热情,E+轮本想融10亿美金以内,最后扩到了16亿美元。

资本的账还是算得过来的:他们相信中国市场足够大,足以孕育出千亿美金市值的教育公司,而作业帮在行业处于领先;K12在线教育仍在快速发展,未来3-5年的高增长仍然可期;K12学科辅导第一梯队已经稳定,只看巨头之间的排位之争。

作业帮成立于2015年,从拍照搜题入手,逐步完善产品矩阵,并转型为在线教育综合平台。如今,作业帮旗下已有作业帮APP、作业帮直播课APP、作业帮口算APP、喵喵机等多款教育科技产品,并提供VIP服务。

截至目前,作业帮已经完成流量之战、直播课之役,从2019年暑期开始了大规模拉新、大规模增长的多轮竞速。

三场战役下来,作业帮构筑了自己的流量壁垒,也打通了直播课变现的商业闭环。

在直播大班课领域,作业帮几乎是最晚进场的。胥晓晗对此的解释是,“直到把流量的壁垒筑很高、达到完胜,我们才去做第二件事情。”

赶超的状态只用了两年。到2020年秋季,作业帮双师大班课付费课学员总人次超过1000万;秋季正价班就读人次超过220万,三年增长超24倍。

当初“能否把直播课做起来,决定了我们今天是百亿美金还是十亿美金的公司。”三战初步告捷后,胥晓晗告诉记者。

建立壁垒

现阶段从用户端体验看,K12在线学科辅导产品的品类和服务模式大同小异,从竞争优势上看,作业帮的一大壁垒是获客端。

复盘2019年至今作业帮的用户变化可以发现,新的增长主要是靠端内流量的贡献,每季50%-70%新增正价课学员来自端内流量贡献,其次才是外部投放。这一方面证明了作业帮APP自有流量的价值,另一方面也验证了工具流量大规模转化成课程学员的可能。

“自有流量的部分基本可以认为是免费的。”胥晓晗说,自有流量转化不仅降低了获客成本,还建立了学员构成的竞争壁垒,以及教育内容的差异化。

作业帮的学员构成中,三线及以外城市和地区占比达到70%以上,他们的主要需求是同步和提升,而非培优。这也是作业帮直播课在同类产品中的一大差异化。

减少投放并不等于放弃规模增长。有行业人士告诉记者,通过广告投放的方式获取的学员基本都在一二线,并不会对三四线的市场份额有多少影响。

谈到投放问题,胥晓晗表示,2019年暑期在线教育行业做投放的账还是能算过来的,到2020年暑秋行业投放成本就已经非常高。

“我们开始跟友商齐平地打。”她回忆说,这样的投放策略意味着,“对手从市场抢多少学员,我们就抢多少,再用自有APP做增量,从而实现总量赶超。”得益于自有APP流量的发力,作业帮整体获客成本一直是业内最低,仅为行业的一半。

前述投放策略持续了两年,作业帮在控制获客成本的同时获得高学员增长。

再看当前的环境,资本对K12学科辅导领域的供给仍然充沛,头部玩家手持大量资本弹药。一方面,规模诉求之下,以大规模投放促增长的选择还会持续。另一方面,企业和资本方也都清楚只有保持有效率的增长,才能真正笑到最后。

“行业最终是要回归理性的。”从胥晓晗在采访中释放的信号,作业帮在继续两年的追击后,有意放缓广告投放占比,但此举并不会影响其继续领先行业。

普惠初心不变

截至2020年底,作业帮旗下产品总日活已经超过5000万,月活用户超过1.7亿,累计激活用户设备超过8亿。

“从现在往后,每一仗都很关键。”胥晓晗在采访中表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新一轮超16亿美元的融资仍是为了储备子弹,是为未来的策略提供灵活性保障。

具体来说,作业帮将继续聚焦K12大班课,并继续对更多产品形态的探索。比如,大班课是相对标准化的产品,未来肯定要有更个性化的产品出来,以不同产品线解决不同用户的需求。

从直播课产品方面的创新看,其在2020年就已尝试“大班小组课”的模式,即通过彼此看得见的6人小组直播课,让学生在家有如同在教室学习的体验,进而实现调动小低孩子学习积极性的效果。

K12在线辅导机构的能力各有所长,胥晓晗说,“通过单一创新在产品层面拉开显著差距是比较难的,所以更多考验的是持续创新、全链条创新的能力。”

除了商业价值,作业帮的社会意义也在体现,这也是作业帮创始人、CEO侯建彬及团队创业的一大初心。

中国1.94亿中小学生群体中,生活在一二线城市的只有三成。对于大多数生活在三线及以外城市和地区的孩子们来说,好老师、好内容、好环境是他们对教育资源的需求。

根据作业帮方面披露的数据,截至2020年10月1日,共有来自52个国家级贫困县(现已全部脱贫)的超过336万名中小学生在作业帮平台进行在线学习。

“线上教学是新手段,但教育的普惠初心不能变。”在侯建彬看来,在线教育的最大价值在于普惠,而作业帮,正在加快建设这样的基础管道。

(作者:赵娜 编辑:林坤)

发表评论